穿越煤海驶向新绿——贺兰山“时光慢车”走过50年

首页 > 科技 > > 正文

日期:2021-10-09 20:35:16    来源:新华社    

新华社记者李钧德许晋豫

油漆斑驳的风扇、烧煤的锅炉、可上下推拉的车窗,坐在从宁夏银川市开往贺兰山深处的7524次“石炭井号”旅游列车上,不由让人有“时光倒流”之感。运行里程143公里,见站就停,单程运行3小时52分,今年,这列“时光慢车”已运营了50年。

家长带孩子周末乘坐“石炭井号”旅游列车出游(9月11日摄)。新华社记者唐如峰 摄

20世纪六七十年代,在“三线建设”时期,国家在宁夏石嘴山市布局了许多工厂、煤矿,为了运送贺兰山深处石炭井、白芨沟等煤矿的煤炭和物资,方便群众和工人生活,国家修筑包兰铁路支线平汝铁路,并于1971年11月全线通车,“时光慢车”由此应运而生,成为平汝铁路上唯一的旅客列车。1972年6月,列车终点站从大磴沟延伸至汝箕沟。

“最早时,这趟列车是棚车代客车,偌大的车厢里铺几块砖头,上面搭块木板就变成了座席,车厢内冬冷夏热,别提多受罪了。”列车首任列车长、今年86岁的何斯瑛说。

列车长何斯瑛(右一)和列车员元桂兰(左三)帮助带孩子的乘客下火车(资料照片)。(受访者供图)

平汝铁路因煤而生、因煤而兴,20世纪80年代,有“百里矿区”之称的石炭井人口就超过了10万,这让“时光慢车”热闹非凡。翻开一张张老照片,列车上曾经的热闹景象扑面而来:车厢过道挤满了人,行李架上塞得满满当当,列车员在旅客“簇拥”下唱着快板;站台上大人小孩往来穿梭,乘客的衣着、发型,甚至行李都有着浓浓的时代印记。

今年44岁的陆梅玲是“时光慢车”的老乘客,说起小时候的乘车经历,陆梅玲很是感慨。她说:“30多年前,父母在石嘴山市工作,每次回老家都要乘坐这趟列车,我当时不到10岁,车都走过几站了,脚都没着地。哪像现在这么宽敞舒适。”

随着铁路沿线的煤矿相继关停,特别是2017年起,宁夏开展贺兰山一体化整治,关停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的所有煤矿、非煤矿山等,铁路沿线的热闹景象逐渐成为历史,“时光慢车”的乘客也明显减少。

旅客少、与高铁时代格格不入的“时光慢车”,在贺兰山深处却不可或缺。在列车上工作了七年多的列车员勉平告诉记者,以前高峰期时,一个车站就能上下七八百名乘客,而现在大多只有二三十人。但在大雪封山时,列车是进出贺兰山唯一的交通工具,旅客激增时还要加挂车厢,列车虽慢,没它还真不行。

如今的贺兰山渐渐有了绿色,昔日繁华的石炭井矿区,如今正在打造工业文旅小镇,发展工业旅游这一“不冒烟的工业”,石嘴山市还在这里连续举办了两届贺兰山大峡谷汽车越野拉力赛。

已被关停的汝箕沟煤矿(9月11日摄)。新华社记者唐如峰 摄

2020年,中国铁路兰州局集团有限公司银川客运段围绕“老火车、慢生活、旧时光”,将“时光慢车”打造成“石炭井号”旅游列车。乘坐列车时,记者恰好碰到一个旅游团,有些家长还专门带着孩子一同前来,他们先乘坐“时光慢车”,再转乘大巴,为的就是感受列车的历史气息。

“这两年,专程来看老矿区的旅客越来越多,一些‘三线建设’时期的老工人甚至不远千里专门回来坐一趟当年的小慢车,看看当年工作过的地方。小慢车成了旅游列车,驶向新绿。”勉平说。

下一篇:全球疫情反复“重压”,看常州如何突破科技经贸合作难?
上一篇:最后一页

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