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知名记者质问:《华尔街日报》何时停止宣扬“实验室泄漏论”?

首页 > 科技 > > 正文

日期:2021-10-12 13:23:25    来源:科技日报    

科技日报实习记者 张佳欣

10月8日,美国《洛杉矶时报》专栏作家、普利策新闻奖获得者迈克尔·希尔兹克再次发表专栏文章,质问美国著名媒体《华尔街日报》“何时才能停止刊登‘实验室泄漏’的宣传。”

上月28日,希尔兹克曾发文表示,西方媒体淡化或完全忽略了病毒的自然起源科学论断,仍在宣扬“实验室泄漏论”,这是美国妖魔化中国的论断之一。

在最新文章中,希尔兹克再次提到,新冠病毒从中国实验室逃出的未经科学证实的理论最近得到了一些新闻媒体的推动,比如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和《大西洋月刊》。

美知名记者迈克尔·希尔兹克质问:《华尔街日报》何时停止宣扬“实验室泄漏论”?来源:《洛杉矶时报》网站

“但我们不应该忽视一个不太受尊重但有影响力的来源对这一理论的支持:《华尔街日报》的观点栏目。”文章称,长期以来,《华尔街日报》的观点栏目一直以政治和经济领域的失真报道而闻名,但最近却成为实验室泄漏病毒相关猜测报道的中心。

希尔兹克在文中表示,该栏目的评论人士和前中央情报局(CIA)局长迈克·蓬佩奥等嘉宾通过未署名的社论和投稿,就新冠病毒的起源大肆抨击中国。专栏发表了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名誉扫地的前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的猜测,称病毒实际上是在武汉的一个实验室制造出来的。事实上令人尴尬的是,这篇文章需要进行更正。

希尔兹克强调,我们应认识到,病毒学家认为新冠病毒自然溢出假说比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要大得多。尽管有媒体仍支持“实验室泄漏论”,但还没有人发现任何相关证据。

10月5日,理查德·穆勒和史蒂文·奎伊在《华尔街日报》观点栏目发表名为《科学揭开了新冠病毒的起源》的文章,声称包括世界卫生组织两项研究在内的四项研究为支持实验室泄漏理论提供了强有力的证据。然而,这两人都没有接受过病毒学方面的培训。

穆勒是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退休物理学家,他曾以对全球变暖持怀疑态度而闻名,直到2011年态度才突然转变。奎伊是一位在乳腺癌方面有专长的制药企业家,他声称正在开发一种“可能被证明可以预防新冠肺炎的产品”。

穆勒和奎伊声称,他们在四篇研究论文中发现了“支持实验室泄漏理论的有力证据”。他们用它来试图暗示这种病毒可能是“由科学家设计的……。通过在实验室中使用人源化老鼠加速进化”,也就是说,培育出模拟人类生理反应的老鼠。希尔兹克表示,这是对故意制造病毒理论的回归,除了最狂热的实验室泄漏阴谋论者之外,所有人都抛弃了这一理论。

值得注意的是,穆勒和奎伊根本没有提到最近的一项削弱实验室泄漏假说的研究,例如,近日科学家在老挝北部发现迄今为止和新冠病毒最为接近的蝙蝠冠状病毒。相反,他们为实验室泄漏理论引用的关键证据来自华盛顿大学和西雅图弗雷德·哈钦森癌症研究中心的13名研究人员最近在《细胞》上发表的一篇同行评议论文。

然而问题是,研究论文的作者对此并买账,称穆勒和奎伊错误地描述了他们的研究。

论文的通讯作者杰西·布鲁姆10月6日在推特上回应道,他们的发现并没有为新冠病毒的起源提供有意义的线索。耐人寻味的是,与其他同事相比,布鲁姆还是一位对“实验室泄漏论”持开放态度的病毒学家。甚至就在9月30日,布鲁姆还称“我仍然认为(病毒从)实验室泄漏非常有可能。”

关于最初的新冠病毒“99.5%针对人类感染进行了优化”的说法,也就是穆勒和奎伊断言证实了实验室泄漏假说的核心,实际上并没有出现在《细胞》的那篇论文中。希尔兹克称,穆勒在周四给他的一封电子邮件中承认了这一点。

除此之外,《华尔街日报》的这篇文章还有其他问题。其一是其标题中的断言,四项研究——包括来自世界卫生组织的两项——为实验室泄漏理论提供了强有力的证据。那么,谁是“世界卫生组织”?大概只是他们自己这么说吧。

事实上,只有一项来自世卫组织,而且并不是研究,而是世卫组织一个特别工作组在疫情早期访问中国的报告,这份报告得到了广泛报道。

穆勒和奎伊还提到了2019年末从武汉周边地区采集的一组“医院样本”,这些样本来自“表现出类似新冠肺炎症状的人”。但这很难证明什么,因为这些人可能只是得了流感。

穆勒和奎伊还引用了美国斯克里普斯研究所的克里斯蒂安·安德森和四名同事在2020年3月发表的一篇关于病毒起源的开创性论文。但穆勒和奎伊竟然会认为这是支持实验室泄漏的理论。论文已经明确表示,“我们不相信任何类型的基于实验室的(制造病毒的)情景都是可信的。”

深扒文章的所谓的各条线索后,其实质性内容所剩无几。希尔兹克认为,穆勒和奎伊只是对研究进行了切分,并根据自己的喜好进行了重新解读,其中一些研究已经搁置了一年多。这并不是他们第一次做出这样的“努力”。早在6月份,也是在华尔街日报的一篇专栏文章中,他们试图通过检查病毒的基因指纹来验证“实验室泄漏论”。他们指出,这些基因序列极不可能是自然发现的。碰巧的是,这些序列确实是自然发生的,而“实验室泄漏论”的这一特定证据早就被揭穿了。

最后,希尔兹克表示,《华尔街日报》观点栏目的意图是将中国描绘成一个邪恶的国家,而这场疫情一直是美国用来对付中国作为其竞争对手的最好工具。然而,这种水准的工作只会让该报认真做新闻的记者感到尴尬,并损害该报的公信力。

下一篇:庞达教授团队在乳腺癌液体活检领域取得新进展
上一篇:最后一页

科技